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日志

 
 

园丁=法西斯???  

2005-12-18 03:1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个人晚上吃了一大顿,之后跑出去吃哈根达斯,还不罢休,又杀到簋街吃麻辣小龙虾,当然我只有看得份儿,倒是炸馒头片吃了一大堆。吃素一年半了,基本上只有在上海看见生煎包稍微馋一下,毕竟那是我小时候的最爱,我基本上没怎么被诱惑过,但不知咋的小龙虾构成了我吃素以来最大的挑战,唾液分泌了不少,好在克制欲望也算美德,我就没怎么内疚和怪罪自己。

 

回来车上聊天,说起小时候的事儿。我说我小时候最受欺负的事儿是刚到北京上小学的时候,一年冬天。那时的学校不仅检查指甲,脖子,还检查头发里有没有虱子。我的班主任王老师查到我的时候“惊喜”的大声宣布:你头发里有虱子卵。(不是我小人心度君子腹,老师当时语气里的发现新大陆的感觉绝对大过对学生的关心)

 

之后,老师让全班四十几口同学排好队一个接一个扒着我的头发参观。参观结束后,老师叫我不要上课了,先回家让家长把虱子处理了再来。

 

想想一个刚从四川乡下跑来北京的小姑娘,普通话里混着上海和四川口音,常被同学笑话,考拼音也常常考的很差……是怀着怎样一个心情回家了。

 

母亲检查了我的脑袋,不屑的说:哪来的虱子,那是你的头皮屑。那时候条件不好,都是一周洗一次澡,现在大概不太能想象。但不管怎么说,那确实是我头上类似粉刺像油脂粒一样的头皮屑。反正事情就不了了之的过去了。

 

现在想起来,那时真是温顺听话,换了现在,我是绝不会任由人如此参观本大人的脑袋的;当时的父母自己太忙,换了我的孩子,我绝对会带着孩子去学校,让老师在其他学生面前解释一下这是个误会(其实是婉转的让老师为她的无知给我的小小孩子造成的侮辱道个歉)。

 

说了我的屈辱经历,就勾起众人的新仇旧恨。

 

野玫瑰说他的老师给差生挂上写着杀人犯、强奸犯的牌子,在全班面前模拟执行死刑。他还有老师曾把他的耳朵扯烂流血。

 

我又想起我那个王老师当着许多人面愤怒的斥责我没有家教,不懂礼貌,对老师说话都是你啊你的。当时把我个外地来的乡下孩子说的又是羞愤,又是丈二和尚模不着头脑。很久之后我才明白她是说我不用敬称“您”,其实南方的方言里是不分你、您的,当时无知的我还没有掌握“您”的使用。

 

这位老师还对着班里的一个差生说过我至今认为很可怕的话。这个同学有张我们平常说的苦瓜脸,我们老师在课堂上说:你这样子,再过三十年肯定查出来就有癌症。(原谅我吧,老师,在过了无数年后在背后絮叨的不是。在这里说这些并不是还怀恨在心,毕竟我现在成长的非常茁壮,也希望再过十年,几十年那个同学都健健康康。我只是为了说明些事实而已,也许只是我记忆里的事实。)。

 

哥的女友还说她的小学一年级老师在上课的第一天因为她跟后面同学说话,上来就给了她一个耳光。她还有老师(不知是否是同一个)让犯错误的两个学生在全班面前互相掌嘴。据她说当时是君臣同乐,普天同庆,老师看的过瘾,同学们看得也过瘾。

 

说着,说着,我就在想,天啊!我们是在说辛勤的园丁,还是在说凶残的法西斯纳粹?迫害,体罚……幸亏他们没有被授权可以剥夺我们的小小性命,否则我们也没机会向他们证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