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日志

 
 

往事小忆  

2005-06-23 17:13: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日无事(离贴帖子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翻看旧日杂物,无意间找到读大学时写的一些旧搞。其中一份就是时常想起的那份在校刊上发表过的。虽然如今看来写的并不如意,但始终是我很真实的一些情感。所以决定誊写下来,微做修改,以便保存。

小忆往事

       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没有睡意。收音机里放着仅存的音乐 -----帕瓦罗第的声音很适合弥漫在此时的时间和空间。

       坐在黄色的灯光下,收拾着乱作一团的床和衣柜。不经意的从最底下翻出两件老而旧却透着些许雅致的衣裳。经历过旧上海时代的人,看见这样的款式,一定会觉得很亲切吧。

       套在身上, 在镜子前摆弄着,不经然的想起了一个老人。他不是我的亲爷爷,和我奶奶相携走了半生,我和他的缘分便由这而来。对逝去父亲极为思念的爸爸自然和他并不亲近。而在我,从我出生到他去世,我一直喊他一声爷爷。相处的时日并不多,所以感情也是这么淡淡的,而每次念及又总是慢慢的掉下眼泪。

       爷爷,上海一个颇有名气的老裁缝。印象中的他好象总是脖颈上挂着皮尺,手里拿着剪刀。从小我也不是一个被家庭宠爱的孩子,也许条件有限,也许大家都太忙,好象谁也没想起过给我买点零食吃,偏偏我却很馋。只有这个爷爷,常常会从弄堂口做生活的地方举着一个糖人,要么是根棒冰,小跑着给我送来。有时侯,跑到马路上去玩,经过弄堂口,爷爷会从小屋里探出头来递给我五角钱,叫我买雪糕吃。小时在上海那么多年,好象仅有的几次出游,都是坐在爷爷的肩膀上去过了西郊动物园,去过了城皇庙。。。。。。

       那时候太小,小的不知道爷爷确切意味着什么,所以也就这么的叫了,这么的记住了。

       后来去了四川,每一年都会有一件乐事,就是过年时,上海会寄来的一个大包裹。全是爷爷给我做的新衣裳,从上到下。所以在长长的童年时期,除了捡哥哥剩下,我还有爷爷做的新衣裳。似乎有那么几句对白总是重复着,至今仍在耳边“毛姑娘,新衣服谁做的呀?真好看!” “上海的爷爷做的。”

       再以后的一次接触是在北京,爷爷来这住了一阵。

       有一晚,房间里飞进了一只好大的飞蛾,这大概是我最怕的生物了。大家都睡了,我吓得一动也不动的呆坐在床上。是爷爷不声不响捉走了飞蛾。好像他总是这样一个老人,不太说话,又处处小心而又体贴别人的生活着。

       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江苏上高中,国庆节,跑到上海找哥哥玩。那时候,爷爷已病重住院,一堆人一起去看他。看见我只说:“新买的衣服啊,真好看。爷爷老了,不能做了。”我觉得我的心隐隐的痛了一下。

       爷爷在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以后,还坚持工作了很久。终有一天,他手抖的太厉害。只得放下了剪刀。又终有一天,他不声不响的走了。他与前妻的儿子托他的盛名,到美国做衣服去了,没有回来。好象我更是一个没有理由要从北京赶去上海的人。只是我的确又感到心痛。

       时隔许多年,我总会不经意中静静忆起那位老人,这种情绪是淡淡的,而这种情感是真挚的。

       常想,到了天上的世界,他是不是还会执着的拿起那把剪刀,剪出几片别样的云彩来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