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日志

 
 

11月上海第三天  

2006-11-09 23:48: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想,奶奶去世后,好像我和这个城市的联系就断了,尽管常常来,可小时候那个熟悉的里弄已经从这个城市消失的一点痕迹全无,然后奶奶也从这个城市消失了。每次都是来去匆匆,或者觉得在自己的出生地像观光客一样丈量土地总让人不适宜,但我在这里的家和老祖母都没有了的时候,也许我便获得了资格好好看看这个城市。于是,这一次,我转来又转去。
 
 
11月6日 第三天
 
昨天看双年展的时候,走错了路,到了在同一个公园里的上海当代艺术馆,隔着橱窗,看见一个硕大的裸体人形,我就说回头我是要来看看的,于是今天野玫瑰去上班,我一个人走出来,天气太舒服,不急着出发,在阳光下走,想闯红灯,被老师傅拦下,边等边想起出来前叫野玫瑰记得帮我带墨镜,这小子还是忘了。顿时恶向胆边生,一转头进了恒隆,挑了副有恶俗的大大logo的Chanel,划了这小子忘在我包里的卡。然后短消息他:“用你的卡买了副眼镜 太阳太大。” 他迅即回复:“你个小败家子儿!花别人的卡很爽吧!”
 
自然是爽的,绿灯过马路,马路对面喝咖啡,隔着我的新眼镜看路人。腐朽啊!罪恶啊!
 
隔在美术馆和当代艺术馆之间的一片荷塘,经过这里就是上海当代艺术馆了。
 
不像隔壁刚刚结束的双年展这许多人,更符合我对一个艺术展的预期-几乎没有人,任我无聊赖的看啊看。
 
大概我总是把自己搞的不太日常,售票小姐立即认出我昨天已经到这来探头探脑过,隔着我的大墨镜,也不知她怎么认出来的。
 
大软体(Giant Soft Creature)by 向京
非常硕大的一件作品,也许女艺术家希望其他女性可以如她一般无逃避的面对自我。据说大多数男性认为这是丑陋的女体,忽然想到古代印度人显然在境界和美学上无比的超越,他们认为形成三道皱褶的腹部才是最美的女性腹部;“......她身体中央有三道漂亮皱纹的腰部光彩耀眼。”---《摩诘婆罗多》(转引自《印度文化传统研究》)
 
Obelisk(方尖碑):用swastika(万字符)搭出的木质结构的方尖碑,走进来看到的第一个作品,觉得亲切,好像作者要表达的某种联系也曾引起过我的浮想,第三次看到这个高高竖起的符号了:http://maochenyue.spaces.live.com/blog/cns!41EB6BC6B01CC6D0!1787.entry
事物间的联系也许意味着理性,叫人觉得安全和希望以及方向,不知道心下是否被这样的下意识所指引,我喜欢看到联系着的事物,所以看见这件作品的时候很高兴。作品旁放了分大概是作者自己写的文字,介绍了方尖碑的历史和故事:埃及的方尖碑,罗马的方尖碑,巴黎的方尖碑,美国华盛顿的方尖碑,伦敦的方尖碑......然后是艺术家设计的这个万字符方尖碑。不同的时空和不同的文明,还有不同的符码与图腾。
 
某件作品部分,共三个门镜大小的孔,看进去是三幅春宫。每个参观者都会凑过去看,于是作者就表达了:每个人都是偷窥者。---这是我想的。当代艺术嘛,目的是让麻木的看客们产生想法,而不是具体如何的想法。
 
人民公园远景--高处的摩天大楼和脚下的跑马总会,走出当代艺术馆后拍了这张照片,这算不算某种传统与现代的传承与对照。
 
 
下一站是要去上海博物馆,很近,只是要穿过人民广场,中间会经过上海城市规划展览馆,这里正在做题为《自然与变形》的意大利当代艺术展,本来应该是会喜欢的,可也担心一天吃下太多艺术也是会吐的,所以决定还是舍掉这个。
 
 
上海博物馆上一次来是好多年前了,那时候看博物馆无非是君到此一游而已,我想对北京的诸多博物馆我也应本着同样的精神再游一次。
 
子姜仲盘-春秋早期,中间一只有冠的雄鸭,四周围着很多雌性动物:鱼、鸭、蛙等等,好像是某王送给其夫人的,是不是想说:你好好听我话,围着我转,和其他夫人好好相处,还要多多的给我生子嗣?
 
依介绍和铭文来看,是吴王夫差送给一个女子的,是西施吗?
 
带钩背部纹饰:是一只公鸡和2条蚯蚓还是一凤双龙或是蛇,过两天找空要去清东陵转一圈,据说那是中国唯一可以看到凤上龙下,一凤双龙的地儿,不是说有多么有趣,只是沾上了唯一,又近在眼前,自然就当冬游吧。
 
关于古代的镜子,我一直有疑惑,我一直想古代的女人一辈子就只能看到泛着黄铜色加之不清不楚变了形的自己的影像,其实不然的,原来也是很清楚的。
倘若隔着千年的岁月,我看见的自己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除了脸仰的高了点所以鼻孔有点大以外,基本上也算半个美女。
 
西南少数民族的铜鼓                                          铜鼓上装饰的累蹲蛙
蟾蜍(或青蛙)是古代少数民族所崇拜的图腾,有驱邪、祈雨等等意味,多见于铜鼓之上,形势也有多种,累蹲蛙是其中一种,就是大蛙上面伏小蛙。我看到的时候,便断定这不是什么大蛙驼小蛙,这是雌蛙和雄蛙在交配,下面大的是雌的,上面小的是雄的,农村生活过的人多半都知道,寓意也一定与祈祷丰收、繁衍或者驱邪有关。为什么介绍资料上除了“西南少数民族的铜鼓 ”几个字之外就不能多写些呢?不报点绯闻,小孩子怎么会有兴趣来学新知识呢?
 
“还应该指出的是,那些累蹲蛙应是繁衍的象征。青蛙有雌雄之分,雌蛙身体较大,行动缓慢,雄蛙身体较小,行动活泼。每年春夏之交是青蛙的生殖时期,人们可以在近水边的草丛中看到雄蛙覆在雌蛙的背上,用前肢紧紧抱住雌蛙。这是产卵排精的行为。古人对此已有观察和领悟,把它们的形像铸作在铜鼓面上。下面的大蛙应是雌蛙,上面的小蛙应是雄蛙。蛙是多于的动物,雌雄抱对,象征着生命的繁衍。肖兵已指出了这一点,他说;“图腾神多兼为生殖神、丰收神,能庇祜氏族的后裔和农稼蕃庶茂盛。某些铜鼓上的‘累蹲蛙’或‘负子蛙’,其实是‘交配蛙’。”膜拜、描摹、祭祀这种“交配蛙”,可以使族裔繁昌、禾稼丰饶,甚至能诱发苍天降雨。铜鼓上的青蛙塑像既标志着对青蛙的崇拜,又象征着农业丰收,还包含着对风调雨顺、子孙繁衍的祝愿。

 
战国晚期的敦(dui)                                       大汶口文化彩陶
这两样看着都有点像外星人的飞行器
 
介绍上说这是唐代女俑,姐姐我多给你报点料,这是著名的翻领胡服,而且是男装,盛唐那时节是颇流行女子着男装的,上层妇女往往以男装的模样出现,天宝之后,这现象立刻消失了。
 
青釉虎子(西晋)                                                       对照图片,非本馆藏品
有的说虎子是盛溺的亵器,有的说是盛水的水器。我开始认为应该是夜壶,就是男人夜里小便的,可是后来又从网上找了另一个虎子的图片,觉得尺寸不太对,虽然塞也塞下来,但肯定不方便,而且会搞得很脏,所以我想可能还是盛水的比较对。
 
唾壶(唐代)
香港的朋友ChrisMSN聊天的时候说他刚去了九寨沟,我问美吗?他说美,只是好多人往湖里吐口水。我无言以对。也许人口太多,每个人变得太渺小,也许往盛山盛湖里吐点口水“你瞧,连九寨沟里都有我的口水”于是乎,人的存在感就出来了,瞬时变得崇高起来。
 
一堆枕头:
枕头1号(唐)                                 枕头2号(五代-北宋)                    枕头3号(北宋)
 
枕头4号(北宋)                        枕头5号(金-元)
枕头6号(金)                                            枕头7号(元)
枕头8号(金)                                           埃及新王朝时期木枕(网上资料,非本馆藏品)
 
不知为啥,陶瓷馆里,枕头特别多。多半因为枕头肯定是陪葬不可少的东西,古代的枕头看的人脖子疼。从网上找到一个埃及新王朝的枕头,看来也好不到哪里,据说把头架高,可以防止毒虫侵袭。
 
烛台局部-明天启元年景德镇
某个家中女性亲属用来供奉祖先的烛台,女性亲属里有三个叫福弟、接弟、招弟的孙女,祈求的内容倒是要赐福孙子。幸亏没受这样的待遇,否则早革命了。TNN的,以后我生3个儿子就叫福妹、接妹、招妹,而且一律不准上桌吃饭。
 
看到闭馆,整整一个下午看了大概大半的馆藏。
 
 
 
晚上吃的是鲜得来的排骨年糕。错,是人家吃排骨,我吃年糕。之后,我和野玫瑰带着我爸妈去和平饭店的Old Jazz Bar喝咖啡,听老头帮演奏的爵士乐,我对野玫瑰说这是上海版纳西古乐,我想可能也就上海能找到一对对普通的老年夫妻正襟危坐的在华灯初上的夜晚来这里听爵士乐。我说明年要带野玫瑰的爸妈来上海玩,也要来这里。这是我爸对我的教育,要老别人的老,对自己父母好,对别人父母也是一样的。去年春节我给我爸买东西,我爸就叫我给野玫瑰爸妈寄钱,我想以后每年都会寄的。不在钱,在心意。生活里究竟什么是有意义的?哲学上而言生命终究是无意义的,人终究是孤独的,人终究是会死的;而日常的每一天里,看到自己爱的人开心的笑是多么有趣味的事!
 
从和平饭店出来,又一起在外滩上慢慢散步,路过外滩3号,我给我爸解释什么叫旗舰店。虽然普及这知识相当无聊,可是我怎么就觉得跟我爸说什么都这么有趣,这么幸福呢?
 
30岁了,可是一拉着我爸温暖的手,我就觉得我又变成了5岁的小姑娘,时间空间的感觉都没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