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日志

 
 

清明扫墓行  

2006-04-06 15:56: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上海和江苏两地祭祀扫墓。女儿是否入得娘家的族谱,是否可参与娘家的祭祀就传统来说大概都是个不字,所以基于我这样背上长满反骨的人通常并不会与类似的活动相濡以沫的,但谁叫我老爹极爱我,他又极爱他早逝的老爹,再加上确实有必要对先人的付出和自己血肉之躯的来源表示感激……所以我充分体现了临行前野玫瑰对我说的“配合”二字。

 

我没见过我爷爷,照片也没看到过,他在49岁上就去世了,三年困难时期饿死的,当然村人们和我爸自己也说他是为我爸死的。一个小村子里的不识字的农民,自己一心要致富(他的命运可参见《狗儿爷涅磐》,相信那是同一时期真正想靠勤劳发家的无数农人们的悲剧),还一心想把自己的独子培养成大学生(同一时期一般农民的觉悟只达到让儿子小学毕业),我爷爷把所有种出来的粮食和菜全部卖了给我爹交学费,硬生生饿死在卖菜回来的路上,饿死在路上一家人的茅草堆上。至今村里熟悉我爷爷的老人都会告诉我们,我爷爷是当年村里有名的大力士,壮的不得了,跟愤怒的牛打架,但好脾气,从来不跟人打,别人惹急了他,只是把别人抬起来顶到墙上……我爸还说起当年报纸宣传亩产13万斤的时候,我爸和我爷爷争嘴,我爸说报纸上都登了。我爷爷说真想一耳光打在你脸上,这你好相信的啊?知道就是把稻谷铺在地上,13万斤要铺多厚吗?(看来我爷爷当年在疯狂之中独自清醒着,或者当时很多真正种地的人都以这种发问不回答的发式清醒着。)

 

一场佛事做下来,花了一整天时间,每个人磕了快两百个头,我爹不仅是极爱我,也极喜欢我的野玫瑰,野玫瑰因为工作没能来,我爸非常遗憾,说我要替他磕头,所以我就double了一个人的分量,别人3个的时候,我6个,别人9个,我18个,别人18个,我36个,不知道有没有四五百个,结果是我可怜的膝盖更加可怜。给祖宗上香时候,我排最后,前头有老爹、老妈、我哥还有他老婆,每人要磕9个头,同时点的香,轮到我之前,一直燃烧着,插的时候要小心找空地(前头已经几乎插满),香灰纷纷落下,手上立时起了5678个燎泡,亮晶晶的耸在手上,痛啊!最后烧了成堆的纸钱,由于我要磕双倍的头,滞留的时间最长,又被烟熏到了嗓子,如今还疼痛不止。

 

哎!我是怎样的一个倒霉孩子啊!希望祖宗能感念我的一片孝心,让我今年日子好过。

 

这是做佛事的庙门外,正值油菜花开的时节,很让我亲近,想起小时候四川乡下望不到边的油菜花,不过那时候油菜花比我高。 

 

 

我姑婆婆家这张床也很有年头了,我爹我娘当年结婚回老家来看我姑婆婆还睡过这张床。

 

我姑婆婆的养女生有31男,当然最小的是儿子,所以生到这也就打住了。其中有个女儿寄养给了别人,当中还有一个被当地计生组织在怀孕8个半月的时候拉去强行打掉,她说生下来的时候还活着,被护士处理掉了(据说,那些护士技术娴熟,打下来活着的孩子拎过来就是喉咙上一剪刀)。对着几个孩子大人谈着男孩怎么聪明……..女孩又如何如何不如男孩,我一如既往不知疲倦的反对加啰嗦,担起了普及教育的责任,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两个坐在那个活灵活现的小男孩旁边不吭声的小姑娘:别被这些屁话修理坏了脑袋。

 

我爸小时候生活的村子叫琅玕村,很美的名字。据说现在建设新农村,这个村子要并掉了,以后这个对我爸牵牵绊绊的名字就不存在了。当年斯坦因从新疆丰尼雅精绝国遗址带走过一枚这自西域流沙中发现的汉代残简,上写“奉谨以琅玕,以致问”,“春君,幸勿相忘”。虽然意思上也许全不相干,但因着琅玕二字,加上我爹名字里也有个春字,再有我爸绵绵不绝的思乡之情,所以一直很喜欢简上的这个短句。

 

这是进琅玕村必经的琅玕桥,大半的钱是我家捐的。修桥铺路是积功德,所以桥头的功德碑上有全家人的名字,我没出钱,但也捞了个美名,猜想除了过去的和将来的先人的墓碑上,还有将来自己的墓碑上,可能也就只有这一处自己的名字得以刻在石头上了。 

 

 

这是老家附近田里的一群小鸭子。

 

 

这是已经不属我们家的祖宅旁的三只小猫,亲戚说是母猫一窝生了三只小猫。很诧异他们的外貌,其他人也一样,大家都不甚懂猫的遗传学,所以不论我这样下流的,还是其他朴实的、正直的、单纯的……人们都无异议的怀疑那只母猫同一天里都干了些什么。

 

回上海的路上,到辖有琅玕村的城市里做停留,我曾从北京独自在那座当年的小城镇里最好的中学借读,当时真的什么也没有,灰突突的,如今漂亮的让我惊诧,真的是惊诧,临湖的花园城市,竟然很像珠海,干净旷阔,湖面宽远,对岸的高楼,依稀还有了几分从浦东看浦西的味道。我这代国家开放的受益者,竟也有了深深觉得没赶上好时候的情绪,很觉得吃了亏。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