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日志

 
 

瞧瞧我都干了些什么?  

2006-05-21 15: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黎游记(七)---5/6

 

今天的目的地就是那个巴黎神秘的地下世界---Egouts de Paris,据说<The phantom of the Opera>的故事原型就在这里发生发展过,还有〈悲惨世界〉,还有很多历史上真实的秘密社团、宗教团体、罪恶、灵异事件……好像都和这里沾上了边。

 

 

下了地铁,迎面是个报摊,顺手就买了本不知local local的双语杂志---Gus--urban lifestyle magazine for the gay-minded》,我的恶趣味是随处皆要泛滥一下的。拿着一整本的半裸帅哥,心情立即就lighten up,德行不已。抱着杂志顺道先逛了逛连在Champs Elysees下面的George-V大街,途经中国大使馆,拍照留念。照片的设计颇居心叵测,中国大使馆+国旗+国徽++我手中的同性恋杂志。千万不要认为我在insult伟大的祖国或是有任何其他恶意。其实这寄予了我一份美好的愿望。

 

很快要去工作的东家是家荷兰背景的公司,我本身是极厌恶工作,尤其是没有任何公益性的工作的,但somehow觉得荷兰公司不错啊,那么多在别处频频破产或受阻挠的立法在他们那都通行无阻(同性恋婚姻、同性恋收养孩子,甚至宣布不仅在国内还要在国外保护所有在荷兰注册结婚的同性恋婚姻),这多少赢得了一些我对这个国家和文化的尊重,我相信这必然有骨子里包含的包容、平等……

 

 

 

我们在面对着塞纳河和铁塔的一家餐厅吃了东西,美景、美人、美食使得我对之后的发生全无准备,那个神秘的地下世界最神秘的部分就是作为废水管道实在腥臭无比。巴黎另外还有一个恐怖的地下墓穴。常旅行的人一定知道,尤其在中国,常常会参观的就是地下陵墓之类的地方。其实就考古而言,坟墓是最有价值之所在,而且也正是无数的各时期的坟墓在正史和野史之外为我们提供了更多也许更接近事实的依据,怎么也忘不了我第一次看到曾侯乙出土文物时的震慑和激动。我胆子很大、我好奇心很重、我还热爱考古学,但通常总是不愿涉足墓地,因为总觉得那似乎是别人最隐秘的家园,好像别人的私处,里面的主人在失去了一切话语和行动的权利后隐藏在那里,实在不该以一个能说能动的活人的面目去直面。最重要的也许是怕死,在坟墓里,生和死的碰撞太直接了些,不想都不行,所以我就绕道了。愿生者安乐,死者安息!

 

地下水道,我被熏的快要晕倒。

 

 

 

巴黎的桥特别多,因为有塞纳河穿过。建于各时期于是成各种风格的桥绝对是巴黎美景的重要部分和另一种线索。照片里是那座呢?我忘了。但等猴年马月我登基做了皇帝什么的,准备修一个这个样子的宝座。

 

 

又是一路走,一路走,过了桥,又走过Notel Des Invalides(荣军院),去了Eglise du Dome.  

Notel Des Invalides门口的大炮。我胯下也有了武器,旧是旧了点,但样式不错,最重要的是够粗够长啊,只是不知道还能不能发射了? 

 

穿过荣军院就是我身后的Eglise du Dome,后面的金顶里埋着那个拿着个大破轮子的人。他头发里的砒霜还有相关的阴谋论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就引起过我的兴趣,但也明白这种事真想恐怕是不可考了,只会有越来越多的解说和猜测,看你的脑袋准备装纳多少或取信哪种。譬如说关于开膛手Jack除了前些时候的美国女法医写的〈Portrait of a KillerJack the Ripper Case closed by Patricia D. Cornwell>中结论说Jack就是当时英国顶尖画家华特.席格,昨天又见新闻说有基因学家通过细胞发现Jack其实是女性。果不其然这次就又听到个关于砒霜的新说法,说破轮子同学在小岛上很无聊,就自学酿酒,作为所需材料的砒霜就进入了身体。

 

有人说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成功,但显然金顶下的人不是,但我很喜欢野玫瑰的意见,翻译了他的话,大意就是又有谁上了山不需要下来的呢?区别在于是一直戳在高处死后被人抬下来;自己乖乖下山;被人一脚踢下来……但不管下来的方式为何,总不能否认老子已到山顶一游的事实。事实上千秋万代的事也从来没有发生过,真要有了,人生还有什么趣味。(天啊!我真他妈的啰嗦!)

 

 

 

之后,又是coffee break,喜欢这里的cafe de creme。去的地方多了,渐渐发现每一种饮食好像就要配上当地的空气、温度、景致……才真正地道,才能真正品味它的妙处。坐在那里,吹着小风,喝着咖啡,翻出里面有美男无算的杂志,我美的有些合不上嘴。至于我为何笑成以上这幅德行,是因为我因杂志中以下这幅画面产生的联想和因而受到的嘲讽。

 

 

这是〈GUS〉里一幅室外家具的广告,占据了一整页,看到我浮想联翩、口水狂流。我对野玫瑰说:这就是我的梦想---无所事事,躺在床上,若干美男抬着我四处闲逛,走到哪里忽然兴(性)起,就立即叫停,点美男中的一个或若干进来,垂帘,然后干那苟且之事…..然后再行再停……如此这般,一直下去。我正美的冒泡且说到order美男入帐销魂,野玫瑰说叫进去一起群殴你一顿,然后再走再殴。

 

想着那样的情景,我笑到腹痛,以我的变态,觉得那未尝就不是美事一桩。

 

事隔十几天,想着当时的惬意和得意,真是不错的旅行。

 

 

 

这里是哪里?作为中国人,你要不知道,一定不是好学生。这是著名的巴黎公社墙。在拉雪兹公墓的边角,又暗又小,如果不遇明人指点,一定会过而不识。我们是费了许多周折才找到的,因为不知道法文名称,甚至连英文名称都不知道,据说很少游人去,就是当地人大多也不知道这个东西。问了很多人,不是没听说过,就是说不清除,只说很难找很难找。但以我的执著,问啊问啊,走啊走啊,在那唯一的一个雨天里,淋的半湿的我就站在了半残的墙前面。这里地处偏僻,一进小门,就看到贴在墙上的寻找失踪人口的传单,弄的野玫瑰紧张兮兮,但我坚决不同意向后转,没多远就看到了,残破、长满青苔,又加上天气的阴暗湿冷,四周冷清寂静,墙上浮现出的或狰狞、或凛然、或哀伤、或默然……的面孔,气氛真的诡异。

 

找到了、看过了,也就安了,打算的一日游程,全部结束,又湿又累,我已经忘了之后在哪吃的晚餐,好像是街边的小店,但记得分明当时回去两个人没洗澡没洗脸,就直接昏迷在床上。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