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日志

 
 

不光彩的起床史  

2006-08-10 17:1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时方能睡觉睡到自然醒?

刚看完D. 莫利斯的《The Human Animal》(合法出版物),接着翻他的《The Naked Ape》(从网上打印下来的版本,省得买了不看,字打的太小,看得我很是辛苦)。 

第三章《育儿》中提到关于成年人的睡眠时说:“睡醒的时间应该自然而然的到来。如果需要人为的办法唤醒,那就说明睡眠不够,醒过之后的机警程度就会降低。” 

我焖笑三声,这年头上学的、上班的有谁都有这待遇呢?睡觉睡到自然醒----那是猪,还有我长久以来的理想,曾短期实现过。 

其实就是今天早晨,我在野玫瑰第无数次从厕所传来的叫声中,无奈且沉痛的爬起来的时候我还略微回顾了一下我过往的人生中极不光彩的“起床史”。 

除了周末、放假、赋闲在家的时日里蒙头睡到天昏地暗,还有就是在美国屯里完全不知道1天是24小时的年头里,剩下的就是被上幼儿园、上学、上班这几大项几乎各个社会成员都要run的程序所占领的岁月。在这些岁月里,很不好意思,似乎所谓的“自然而然的醒来”是从未发生过的情况。我醒来的过程总是惨不忍睹的有些悲壮的意味。 

记得在北京的第一个住地,我的房门在餐厅和厨房的必经之处,每一个上学的早晨,我妈准备早餐,从餐厅到厨房,从厨房到餐厅,每次经过我门前就一遍一遍像念经一样叫我的名字,不叫上几十遍,绝不会发生起床的事件。至今,我仍旧奇快对我不甚耐心的母亲为什么偏偏在叫起这件事上充满了母性的光辉,我甚至怀疑过是不是因此耗尽了她的耐性因而在别的事上就看不着了。无论如何,要感谢母亲,就是在我妈不急不躁,延绵不断的一声一声叫着我小名的岁月中,我总算完成了基础教育。 

高中的时候,曾经发生过班主任愤怒的冲进宿舍怒斥我的事件,至今汗颜。 

大学的时候,我以早晨迟到或者缺课著称,基本上没有不迟到的状况。我要是按时到了,比较年轻的男老师是会惊喜一下的。 

如今,野玫瑰变成了我的“奶妈”,早晨也是放录音一样的呼唤,唯一不同的是我妈叫我小名,他叫我大号。还有就是,我妈说如今她是不敢叫我的,因为我凶的要吃人。 

今天早晨,我晃进厕所的时候,我肿着眼睛苦恼万分的对野玫瑰说:“我不想活了。”野玫瑰说:“你胡说八道。”我说:“我只想睡觉。”野玫瑰只能苦笑。我当然知道我说这话很不负责任,很不知好歹……,可又有谁知道一个想要睡觉的人的心情。 

D. 莫利斯自然是知道的,在他看来睡觉睡到自然醒是应该的和自然的,但在我和大多数人,那一定是人世间可以发生的最美妙的状况之一,只可惜多数情况那只能在你老的睡不着的时候才形成了发生的可能性。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