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日志

 
 

十二月杂记  

2007-12-06 18:45:41|  分类: 北京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31

十二月杂记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白天在上培训课,晚上主办方搞了个庆祝会,老皮匠的音乐不错嘛,请来的美女嘉宾也漂亮。之后去基辅俄罗斯餐厅和老杜、HK、野玫瑰会合,后来又去索福特酒店里的Mbar。
十二月杂记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基辅餐厅
-----------------------------------

12-30

从26起这几天都在上催眠训练班,天天满辛苦的早起晚归,课程本身也不是不多少有些失望的,不过听听授课者和参加者的种种言说,总是不错。

已经看了好两本《阴阳师》了,刚开始是后悔一气买全了所有的系列,因为行文简单,语言恬静舒适,会让人愿意接着看,但总不觉得是什么了不得的,就是消遣的东西,况且情节也是简单的,说鬼也是完全不骇人的。可多看了些,也发现故事、语言虽简单,一个“咒”的道理翻过来翻过去的说,却原来很有意趣在里面,很耐寻味,作者对哲理或者说语言学的实质颇有自己的结论和阐述。喜欢。

前两日和Cici吃饭,听她跟我说古筝的事,其实老师是不需要从三个人里去找的,每个人都有叫人颇为受教的地方。感谢。

12-25

这两天似乎就是换着地方吃东西。昨天根本就不记得是圣诞夜,晚上才想起来,和野玫瑰还有他的同事在redmoon吃的日餐,说说笑笑,还划什么慢摇拳,虽然没特意计划啥,但过得也是很轻松快乐。今天是和老杜、HK,野玫瑰在金融街那边的利兹吃午饭,然后分头活动,我去西站那边报到我的催眠课程,晚上又是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定了30号要去老莫吃晚饭,从来没去过,一直说要去那儿吃一次,去老莫无论如何都有一种去个庙啥的那种感觉,像个符号一样,虽然特定的时间不一样了,空间也就不再是原来那个空间,但还是觉得要去“到此一游”一下。

12月22日
昨晚回来不久就昏睡,凌晨4点多爬起来,看鲁迅的《铸剑》,可惜这样的作品是怎么也不会选进学校的课本里的。

我看小说的时候,从未有疑虑的认为名为宴之敖者的那个黑衣人其实就是小说开头的那只黑色硕鼠幻化来的,奇怪怎么没有评论文章和我有一样的想法?

---
读完《宗教的自然史》,就算完成了今年读书计划的底线48本,鼓励一下,明年的最低计划就定60本吧,不过有些不笃定,奥运、旅行计划、继续学习日语还有韩语......似乎也有不少事情要做。

================================
12月20日
昨晚看日语老师推荐的《1公升的眼泪》,消耗了大量纸巾,白天起来眼睛肿成核桃。

--------------------------------
12月10日

今天,醒来很晚,发现窗外有雪,北京今年冬天的第一场,于是就不觉内疚计划的若干件事都没干,连日语课也一并旷掉了。

12月9日  《12月的第二个周末》

这些日子被野玫瑰伙同在看《那些和青春有关的日子》,真是很好看啊;周六去了Linda的housewarmingparty,和D还有K聊的很开心嘛;周日照例去心理所上课,中午和三个同学一起吃饭,路上遇到一个天津麻花的摊子,卖着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麻花,买了两根,一个分享,一根独享,真是很大很大的两根,30多公分长,十多公分直径啊。
十二月杂记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
12月8日凌晨  《关于懂和不懂》

最近因为在学日语,就拿起很多书架里有关日本文化的书来看。看的时候我就很希望时光可以倒流。那时候,我在美国,和一帮日本孩子混的很近,常常一起shopping、看电影、吃饭、学习什么的。当时我是觉得我已经比很多人对于中国的或者日本的文化多些了解,但现在看来我了解个屁。

(很多年前,我就自以为是个有些知识的人,加上一张善言辞的嘴,就更让我自己这样感觉着,尽管我现在不得不承认这是错误的,我现在认识到自己当时没有知识,而现在有的知识里大部分似乎又是不正确的。)

要是回到那会儿,可以有很多问题可以问,可以交流,可以获得第一手的反馈和了解,多好。我当时在忙些什么,我似乎在忙着向这些日本孩子证明我比他们更懂很多东西,而他们知道个JIBA。我嘲笑有日本孩子跟我说原来你们也用筷子啊,原来你们也用汉字啊,我嘲笑他们对我生活的中国的大城市的了解几乎没有,我嘲笑他们很多自以为的优越感等等等等。唉,那也许是种年轻的感觉,就是觉得自己什么都懂,别人什么都不懂的感觉。尽管知道自己其实很不懂的感觉很好,但也很怀念那种自以为很懂的感觉。

唉,时光如流水,它对我一点也不客气。


===================================
12月5日

翻完《性别与欲望》(Gender and Desire:UncursingPandora),一本后现代主义的心理分析学作品,何其何其好的一本书,会让人的思维为之兴奋的书。


===================================
12月3日凌晨    《佤族的女左男右》

翻完《木鼓中的母性之魂》。

一直希望等我收集了一定的资料后,能写一篇关于“左与右的文化意义”以及和性别的关系的东西(已有的一些research:关于乌孙夫人夫人《象岛-关于的问题)。

在上述一书里作者提到的有关佤族的生育习俗中介绍:佤族妇女根据第一次胎动在腹部的位置判断婴儿性别,胎动在腹部左边是女儿,右边是男孩。分娩后,洗净的胎盘须用芭蕉叶包好,放在一个小篾箩中,按女左男右的区别埋在家门口两边。

特此做一下摘抄。


======================================================================
12月2日  《12月的第一个周末》

今天本该在心理所上课,但想何苦浪费这大好的一天看无趣的脸,听无趣的东西,还是等下周换了老师再去吧。于是在午后和勺子还有猪头凱(就是一同去新疆的另两个女人)在后海吃了茶马古道,然后去南锣鼓巷的过客坐到晚上。

回来读完《典妻史》,打算读《深度郁闷》,可是发现这样的小说其实读翻译的很没意思,遂放弃。12月了,我的读书计划啊!

昨天在家里大动干戈,把家具重新摆过,中午吃的孔乙己,怎么以前还精致的地方现在变成了南方菜版本的大鸭梨,东西粗糙起来,难道落户“淮北”已久?

前天(周五的晚上),无新意的在central喝东西,不知道话题怎么引到的猜我身上的衣服多少钱,回来被野玫瑰唾弃我鄙俗,我解释说自己才不会有此等爱好,只不过不需费力解释自己的人品,所以众人猜就猜吧,众人觉得鄙俗就鄙俗吧,以前你不是总跟我说“水至清则无鱼”,劝我俗点的吗,如今俗了,怎么又不好呢?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