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日志

 
 

倏忽徽州  

2008-05-15 01:07:23|  分类: 其它行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周末的时候跟野玫瑰和他的一群EMBA同学一起去了黄山,短短的两天,爬了黄山,看了黟县的宏村和歙县的棠樾牌坊群,也算颇有成效了。原本的集体旅行计划是去西递而不是牌坊群,看一眼真的“贞节牌坊”是去徽州怎么也不能错过的事,所以我事先是决定在屯溪单独多留一天的,周日午餐的时候,导游临时通知因为修路,去西递赶不及,大家看怎么办,遂有人和我都提出了牌坊群,大家对这样的安排也满意,遂成行,我也很高兴,最近四处走的有些乏了,又贪心,搞的自己疲惫又微恙,调整了的安排让我能和野玫瑰一起回家,又得尝宿愿,实在完美的很。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周五晚上的航班,这是安检前大家自动“交供”的打火机和火柴,打火机啥时候发明的不知道,火柴据说是19世纪才有的,之前的近两千年时间里全世界靠进口中国的“火镰”。鸦片战争前,全世界相当的依赖“MadeinChina”,不过那时候这个词意味着昂贵、奢华、精致和高技术;现在全世界也很依赖“MadeinChina”,但似乎这里面的意思就全是前面的反义词了。按照AlyMazaheri的说法,人西方人为了到达这个目的,发展了航海,终结了陆路的丝绸之路,派了n多传教士,还宣布死了若干,又发动了大大小小的战争,最后是搞了工业革命,才结束了让中东人掐在丝绸之路上坐收渔利,全方位依赖向中国进口的命运,才达到了自力更生。多不容易啊,好不容易翻过来的牌不能随便乱翻的。)

到的晚上下了些雨丝,第二天是艳阳高照了。可能正是旅游旺季,人满为患,再加上挑山工穿插其间,让人心里多少有些不妥,再说自己全程坐缆车的计划到了才知道尽然落空......反正是并未体会出黄山传说中的诸般好处,只算是到此一游吧。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山崖上开的蘭花,正有摄制组对着它猛拍,他们解释说这是一种国家保护的珍惜蘭花,难得看到的,可惜我忘了名字)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迎客松,你可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躲过了耸动的人头)

在膝盖连连发出报警信号之下,百般无奈坐了一段滑竿,一路受尽鄙夷,恨不能打快牌子:我是半残。挑夫安慰说:我们要做生意吃饭的。在几乎密不透风的人流中挤过,体会山之悠远实在是难的;成群的人排队看一棵松树的时候,感受树的气节也成笑谈了;从身边吆喝着挤过的挑山工负着难以想像的重量,你一边感受着生命的承重和艰辛,一边还琢磨着这究竟是个贫穷的问题还是个人权的问题,反正是脚下和心里都不得轻松。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他不乐意被看,更不乐意天天做这样的活计,可是还要感谢这些看他的人给他带来活计。人世间百般苦楚,也许只有佛祖担的下,我只能窃喜此时我是个看客。)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等待坐缆车下山的长蛇,镜头里的只是其中一节,转过弯还有很长)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宏村确确实实是美的,仅管人一样很多,设想如果是个幽静的早晨,只有鸡鸣狗吠,婴孩的哭声,还有早起的妇人在水边洗衣洗菜,那就绝对古典和足够的桃花源了。无奈这是个怪圈,美了,就有名了,然后就不美了。最要命是经过了文革,又经过了几十年的现代化,我们都只能在一堆古怪的拼接中拼命地遥想、揣度或者隐约地体会、捉摸那种我们企图看到的古典的美。而必然的随着时间往前推移,这种即便是凭感觉去抓的缝隙也会越来越不可见。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不过不管怎么说,需承认我对安徽了解的很少,而这趟短途旅程和之前之后翻的资料和书,倒是好好学习了些许。至少认得两个字“黟”、“歙”。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墙上的生活:摄于宏村)

宏村首富的宅子: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徽商离乡后留给女人们的天空)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楼上美人靠上面的两个小方孔,据说是男子上门提亲的时候,小姐用来窥视的)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据说这是主人打麻将消遣的房间,通常主人是带着小老婆和客人们打牌的,如果大老婆这时忽然来了,小老婆就回避到后面的小门里,躲躲尴尬,互相留个面子)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窗户细节,双鱼、花瓶)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宏村村口,远近两棵树都有年头了,据说一颗是红杨树,一颗是白果树,村里办喜事,要在红杨下绕三圈,换作是丧失,就在白果下面绕三圈。)

“商人重利轻别离”,其实商人倒是世上最老实的,他们锱铢必较的,挂在嘴上和放在台面上的就是个“利”字,大家讨价还价嘛,好过其它所有行当的人,其实搞来搞去的是一样的“利”,还需费辛苦找各种幌子,一旦面子和里子凑不到一块儿,嘴脸就有些难看了。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至于贞节牌坊和女祠,都满意的看到了。就想如果旁边不是鲜亮的修剪整齐的草坪灌木,如果有点荒烟满布的滋味,再来点烟雨蒙蒙,那感觉就更对了。中国的古人真的是不服不行,把年青人和妇女都管理的那么好。就像现在的美国人凡是都喊“民主自由”,那时节,中国人开口就是“礼义廉耻”。小脚的寡妇好歹得了个石头的牌坊,还有名字刻在上头;不知道得了解放的伊拉克人民会有什么甜头在前面等着。当然我是严正的站在“民主和自由”这边的,只是可惜在各个玩家之间,有的只有利益和势力,利益和势力平衡了,就有了民主和自由。算了,我干嘛要讲这个呢,其实我也不懂。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这个贞节牌坊是给原配的,因此这个“節”字写的堂堂正正,和后面那个给继室的动了手脚的“節”字是不一样的。)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节劲三冬”坊: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据说这个“節”字上下错了位是因为被立了牌坊的寡妇是个继室,仅管德行高洁,终究是个不够名正言顺的原配。)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宏村有个小导游不知为啥就认为贞节牌坊是只能给处女的,说像我们这样的是没资格得的,我跟他说这个认识是不对的,牌坊是奖给坚持守寡的寡妇的,是不是处女是其次。再则我是万万不愿意要这种奖励的,我常常劝野玫瑰爱惜身体,为就为他至少要比我长寿个一天两天也是好的,我要做个懒人做到彻底,只能把麻烦事留给别人,哪能老了弱了还要照顾自己,还要给别人处理麻烦事,实在吃亏的很。本来切磋也就到此为止了,野玫瑰忽然插嘴进来说有了性经验,那守起来难度是更大的,是更应该嘉奖的,其中苦楚处女是不知道的。见我们说话全然不加遮掩,羞愤之下,小导游暴走而去。)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徽州保留了大量这样的宗祠,和它几步之遥的是家族的女祠,据说也算全世界独一无二,算这里男人特有的人文关怀和尊重女性了。)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女祠入口,门是侧开的,且坐南朝北,以和家族祭拜男性祖先的祠堂区别)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女祠里的牌匾,这个女人版的“我”字有个断了的脊梁(一横),说是乃告诫女人要为了家、族,懂得舍去小我。)

傍晚时分在屯溪老街上逛了点时候,原本想挑些纸笔砚台什么的,也算旅游纪念了,可时间紧了,倒像赶集一样,想以后有机会再来,可以慢慢逛的时候再说了。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屯溪老街上买歙砚的店铺)

徽州似乎是个挺耐看又耐推敲的地方,可惜那些有滋味的东西消逝的太快,又或者被新时代的生意经搅的像怪味豆。

倏忽徽州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老街上的老字号药铺)

我现在变得有些迷恋“古典”,这现象发生的很突然,但也不奇怪,无非是跟着年龄来的,与其说是心理的不如说是生理的,根本不由得你自己主张。就是不知道哪一天,坐在飞机上,真的不知怎么回答空乘,其实什么饮料似乎都没法喝,想来想去,勉为其难的只能要杯茶。以前冰箱里杂七杂八的不知道要放上多少种饮料,现在是柜子里一罐罐不知多少罐茶叶,这个不是因为忽然就附庸风雅了,真的只是忽然间想喝点什么的时候不知喝什么了,那些各式的饮料不让人有胃口了,忽然就发现还有茶这么个东西,怎么喝都挺舒适挺可人的。好多好多东西都开始体会:不到那个年龄,你就不知道其中的好。这是不是就算非常严肃的开始“老化”了?

就功利的角度而言,很多东西也许讲求个实效,譬如推行白话文,简化字体甚至进一步说废弃汉字,但就审美来说,古典的那些个东西,随着年龄见长,越体会其中实在美的过分,无论是见诸文字或留有实体的,还是那些无形的,反正时常有感激的眼泪都出来的意思,只是懊悔小时候自己没有被好好“教化”过,很多东西现在来补课就嫌晚了。不过,用以后的很多时间不求结果的补课,实在是不错的过日子的办法。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