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日志

 
 

记忆碎片(一)  

2008-07-13 03:56:19|  分类: 2008行程之伊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碎片(一)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从伊朗回来两天了,每次旅行,其实非常想当天都可以记录一天的行程和感受,可惜像印度、伊朗甚至新疆这样时间长且并不轻松的游程都是做不到的,每次回来补,可已经不是纪实的了,而且许多记忆会混杂,人也会懒惰,比如去年的印度游记可能就再补不全了,就算一日补上了,也都是对陈年旧事的回忆了。

 

旅行了许多地方,每次都精彩纷呈,让人觉得欣喜和好像占了天大的便宜,如果一定要比较,印度依旧是最棒的一次,已经决定了明年要想办法从后藏、尼泊尔一路杀到北印去,再好好看看印度,在一切魅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殆尽之前,能看多少是多少。

 

记忆碎片(一)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因为不能当天记录,也许除了一天天的回忆和照片外,想在心里咀嚼下伊朗之行的感受。去的季节不是好时候,干裂而没有太多颜色。

 

记忆碎片(一)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我们四过德黑兰,尽管北部的城市些许调整了我们对这个城市的坏印象,然后德黑兰依旧是抑郁的,除了阿美尼亚社区的那家餐厅,据说是伊朗唯一一处女人可以当众取下头巾的地方。原本以为作为游客,不过是顶15天的头巾,我们的感受应该是充满异域情调的,有趣的……如同尾巴他妈说的“化妆舞会”,然而事实远不是如此,压抑和恼火冲上心头的时候,让人觉得近乎好笑。不时的标示,路人或警察明亮的眼睛,还有清真寺门口驱赶的鸡毛掸子,茶馆里禁止我们涉足的男人区域,没有男伴差点被拒绝提供水烟的时候……。

记忆碎片(一)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Qom清真寺门前的看守,手持鸡毛掸子坐着,远远的一瞧见游客就开始挥着鸡毛掸子驱赶,像掸灰尘一模样。

 

记忆碎片(一)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可兰经标语,上面写着:如果好事发生在你身上,那是安拉赐予的;如果坏事降临到你头上,那是你自找的。)

 

记忆碎片(一)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可兰经标语:And you should treat womenhonorably.按尾巴他妈的说法,越是要提出来的,越说明是问题。)

 

记忆碎片(一)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草地上的女子和伊朗常见的黑色大乌鸦混在一起,几乎无法区别,这里的男人是孔雀,女人是乌鸦;男人是彩色的风景,女人是黑色的布景。)

记忆碎片(一)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摄于Kashan大巴扎)

 

记忆碎片(一)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边境小城Shush的汽车站,城市里的男人会更加时髦鲜艳些,通常都是艳丽的紧身体恤)

 

许多人称他们是不快乐的伊朗人,许多人对自己重复“变化必将发生”,许多人把外来者当作狂想中的浮木……很多情景近乎荒诞。

记忆碎片(一)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伊斯兰教禁酒,除了私酒以外,当地人聊以自慰的不含酒精的啤酒,苹果味道的不错,我们一路喝了不少)

 

记忆碎片(一)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伊朗的公路上随处可以看到这样的标志,标明清真寺的所在和距离,方便教徒随时计算路程和一天内该祈祷的时间,好随时前往......也算伊斯兰教国家的特色了。)

 

伊斯法罕似乎是个“正常”而有了点色泽的城市,这里我们常常“裸奔”---头巾半故意的滑下来---或者像顽皮的孩童头顶一块四角小手绢,姑娘会笑话我们说:“yourscarf is so big”。

记忆碎片(一)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走过外国许多地界儿,当地人猜亚洲面孔从哪儿来的时候,总会顺序猜“Japan?Korea?China?”。伊斯法罕是很奇怪的一个地方,那里一上来就问“Qinnin?(即Chinese,伊朗对中国人的称呼,有人说是“秦人”,两国历史悠久,伊朗有旧称如此。)”。这很古怪,我们猜是不是有不少中国旅行团或者企业曾到访,将伊斯法罕踩了个遍。

 

我们在伊斯法罕的时候,不知多少遍的在伊玛目广场上转,因为没有其他外国人,转到最后,整个巴扎和广场上的群众都认识了我们,有路人冲我们说:youthree Orientals are everywhere. 我忽然想到了那三个送没药等宝物的three wisemen从东方而来,呵呵呵。

 

不过仍旧,不知是天气,还是伊朗现下的局势,所过之处显少看到外国人,无论哪来的,但凡碰上的,便都是几个牛人了:剃光了头,从尼泊尔、印度、巴基斯坦…一路一个人游方过来的韩国女子,她牛的惊天霹雳,除了女童,她大概是伊朗大地上唯一一个不用带头巾的女人了,我们相遇在Yazd的一家小旅店里,当店家提醒我头巾掉了的时候,我戏笑的说她也没带,店家说人家头发都没有了,还带什么;光着膀子在旅店里窜来窜去,据说一个人把摩托车从日本骑到这里的日本男人;还有个刚辞了银行工作蹲在一个小镇上学波斯语的英国男人……反正不是牛人就是怪人,只剩我们三个还算正常,口袋里揣了条peperspray,虽说小有骚乱,但也没真用上。

 

记忆碎片(一)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老头在向高丽妹妹打听她是雌是雄,妹妹耐心解答)

嗯,最牛的还是韩国妹妹,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要紧的是那韩国妹妹一幅东亚人教养良好的温煦样子,有礼而含蓄,丝毫没觉得单身一女子,剃光了脑袋,横闯中东有啥不寻常的,她说本来要去阿富汗的,但边界上政府不发她签证才未果,出门已经半年,而且接下来半年还将如此向西一路腿过去,腿到哪儿算哪儿,没钱了再说。远不像我们,穿到了似乎不该来的地方,一脸藏不住的怯喜,那有人家那份从容淡定。

 

记忆碎片(一)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说到这,先提一下我们大致的路线:

 

TEHRAN==ZANJAN(TAKHT-E-COLEHMAN,SOLTANIYEH)==TEHRAN==QOM==KASHAN==ESFAHAN==YAZD==SHIRAZ(PERSEPOLIS,NAQSH-E-ROSTAM,PASARGADAE)==AHVAZ(CHOQAZANBIL,SHUSH)==TEHRAN==GORGAN(KHALID NIBI)==TEHRAN

 

一过走了15天,许多个晚上是在交通工具上,白天更是。因为时间,没有能够去TABRIZ和MASHHAD,当然更不用说象BAM和ZABOL这样的地方,但也是quitea trip了。很满足,很高兴。

 

记忆碎片(一)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在Zanjan一家颇具名声的餐馆里,我们在当地人的帮助下,点了菜单上我们所有可以吃的东西,这酸奶加了调料和盐的问道不是一般性的特别。)

 

哦,还有,这里的货币面值很小,后面的零很多,换个两百美金揣在包里,就能出去照人脑袋上抡,每次换完钱,总感觉自己跟刚抢了银行似的,很没安全感。

 

这两天,蹲在家里狠狠地吃,狠狠地睡,还有狠狠地敷面膜……因为对于素食者来说,伊朗的食物和这个季节的景物一样贫瘠而没有希望;原本打算的许多张卧铺车票最后仅仅落实了1张;脸上的皮肤像烈日下的树荫,斑斑驳驳,仅管已经征用了尾巴他妈50度的防晒霜。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