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日志

 
 

绿草鞋和白蛔虫  

2008-09-24 18:08: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18日

 

此日早晨出来,去和前一天说好的司机会合,发往附近有火车中转的城市,再坐火车去上海碰野玫瑰,他工作,我混个周末。时间允许的情况下,我总是选火车,可以看看窗外,可以看看书,而且是贴在地上走的。

绿草鞋和白蛔虫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先绕道去看了眼南方长城。很想去看看那个黄丝古桥的,只是时间有些太紧紧巴巴了。这次来凤凰,古城里的那些景区倒是一个也没去,连沈从文故居也只是路过,又觉得凤凰以后估计不大会愿意再来,想来错过的就此错过了。

绿草鞋和白蛔虫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贴这张切下来的图片,就是为了秀一下我的草鞋,我喜欢它。在这一带逛,再贴切没有了,可一进城,即便是小城镇,就遭到众多白眼,好像我是疯人院出来的,我就失了兴致一路穿去上海,上海人的心思不大能欣赏这样的乐趣和幽默。

 

以前一到上海,深呼吸一下,空气里就有种说不清的味道,好像混了黄浦江水的气息,生煤炉和刷马桶的味道,每次闻到,就觉得好像回家了,现在闻不到了;还有那条里弄还有奶奶都只存在于记忆里的某处空间了;还有我也吃素了,生煎馒头也不能把我一次次引回来了......反正上海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上海,我停止了爱它。

 

路上,我除了睡觉、看书,吃了两盒方便面,上了几回厕所,还把三个吸烟男三番两次赶出软卧包间,还和对铺的女人聊了几句:她说她以前住在张家界附近的山上,现在嫁在上海,老公在澳洲工作,很能赚钱(她借由跟小儿子的对话中反复在车厢里宣讲了很多遍)......她说她本来想把小孩子在娘家放一段时间,无奈小孩子天天说:这里怎么这么脏啊?于是只好再带回上海。

 

几个男的前后住进这间软卧包间,都是忽然间烟味儿冲鼻,我从睡梦中醒过来,然后看着那厮不是在我对面就是在我上铺吞云吐雾,我心头那个无名烈火,咬着牙说:“先生,对不起,您到车厢连接处去抽吧。”等人出去了,我躺在铺位上喃喃自语:愿这些在公共场所肆无忌惮抽烟的猪头来世都变一块腊肉或者熏肠,日日被烟活活熏个蔫瘪。这时候,多么理解那些弱势的人要搞出巫蛊的名堂。要是我有那伎俩,我就默不作声,只等那男的回去家里,每次把烟叼在嘴里,刚刚深吸一口,就发觉是条灰白的大蛔虫嗖的被他自己吸进了肚肠里,天天腹痛如刀搅,方大快人心。

 

绿草鞋和白蛔虫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上海火车站到酒店的路上,贴满世博会的宣传品)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