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日志

 
 

各自生活在槟城  

2008-10-09 01:52: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2日

我们从钟塔一路沿着海边往cityhall走,在被那辆坚决的印度三轮拦截前,转了很大一片,路上没有什么人,只有海边看到些颇为悠闲的居民: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这母子三人很有意思,每次看着,都是母女一个方向,儿子看向另一个方向。也许母女会面对更多相同的命运吧。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马来毕竟不同伊朗,不裹头巾看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几辆三轮车都没有说动我们,唯有这个印度大叔一上来就是口标准的南洋普通话,“印度人说中国话”,这对我是多么美妙的事,这得奸诈狡猾到人神共愤吧,总之我们中了魔音一样上了车,最后也确实被狠狠宰了一刀。

 

他拉着我们走的一路上,不时聊天,还问我们会不会说福建话,他也可以和我们说福建话。我立即羞愧,印度大叔不仅会说中国话,还熟练掌握一门方言。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车停在蓝屋,据说是张弼士的故居,我们拍照的功夫,拉着中国人的印度洋车夫和看着中式建筑的印度管理人热烈的招呼上了。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某个拐角处,人力车从寂静的街道进入了小印度的界内,仿佛唰一声,我们穿过了时空隧道的门,进了另一个世界,如同我在印度感受到的,印度人的地界,总是能用声光色把你冲击的一愣一愣的,刚才还恍惚的心就跟着热闹起来。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街上到处是人群,是音乐,是摊贩......看起来印度人倒更像是在过节。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路上看见一身白衣的印度小哥,不懂印度教的风俗,是因为节日,或者他生日,成年,再或者丧事?但无论如何,看起来很有韵味就是了: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小哥儿正面照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小哥儿背面照

我夸小哥儿,冲着他嚷嚷handsome,弄得小兄弟脸唰得就红了,抿着嘴低头乐。呵呵,野玫瑰说我恶性不改,老是调戏当地小男生。老天,这怎么是恶性。是人生乐事好不好,不仅自己开心,还给别人带去乐子,那一群人都开心地很。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乔治城的中心区域是唐人街,不过没有看地图,只是被我们的印度司机带着到处晃悠,其实只是走马看花,也不知道究竟到了哪里: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某户华人的门楣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某户人家

连在一起,可谓是:侨居在南洋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摊子上挂着“祖传油炸鬼”,好像是种小吃,不知到底是什么。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墙上的广告是:清快水、八卦丹、止痛散、头痛粉。好像老电影里的上海或者广州的一幕街景。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蓝屋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在某家华人寺庙的庭院里,坐着母女,母亲在教女儿马来文功课,我们一起聊了几句。看书本上,jantan是男,betina是女。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印度司机把我们撮到一家卖香的小贩家,想起来印度人挺可爱的,上次我们在印度野鹿苑,也是个印度司机(三轮电动车)把我们撮去那家中华寺庙,门口那个残疾的华人老和尚,竟赚了我好一把眼泪,也捐了不少钱。这里的主人是一对华人老夫妇,很可亲,两人相依,自己做香,卖给游客。帮个生意,买了两包香。老先生说让我拿两包香料好的,买了拿在手里一看,原来是印度香,土色的宝塔型香料上每个都写着“india”。他跟司机这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吗?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老先生的店也算小有名气,比起作生意,他好像更热衷于跟我们外来客聊天,絮絮说了好些,老太太抱怨他啰嗦又说不清,拿出报纸给我们看,说报纸清楚多了。唉,多可爱的老夫妇。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隐约看见屋里供着神位,还挂着老母亲的遗像。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各自生活在槟城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虽然被那印度车夫一顿狠宰,可想起来的时候,总是不能生气,无论印度人还是中国人,讨生活时候的那种小小精明、小小狡猾,还有无数的艰辛劳作和简单度日,总让人觉得那好像是自家的邻居和亲戚,是自己人。我这么想的时候,有人笑了:你凭什么,不过是不事劳作的蛀虫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