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日志

 
 

满街的神佛  

2009-01-14 00:5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说老实话,在记忆已经模糊之后,写这种回忆式的游记,很有趣吗?我也不知道,不过不写完,好像通体不舒泰一样。先接着往下贴图片吧,贴到哪天自己也觉得彻底无趣了,工作就自然结束了。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本篇日志里的这一大堆照片都是我在京都街头走过的时候,在路边顺手拍的,路边的小庙,小神龛,且却大多数都已经忘记了是哪里,什么时候看到的......在京都,几乎每一个街区都有保护本地域平安的神龛,往往就在街角的不起眼处,但太多的不起眼凑在一起,整个京都就是处处佛寺,步步神社。而这些一起把个京都拽离了当下的时空,看见了“昨天”的面孔。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其实不只在古典时期,在今天的世界上,大多数情况其实也是差不多的。大部分的西方城市里到处可以看见或壮观或精致的教堂;大部分亚洲地区的乡村和城镇会复杂一些,寺庙和教堂互相纠扯着争夺地盘;印度是宗教和神祗们登峰造极之处;后来我发现即使在经过了近代的硝烟和建国后的动荡后,中国的大多数边远地区,民间的信仰还是牢固而黏稠的混沌在村民的生活中,大家都没有和“昨天”彻底断裂......但中国的大多城区,却是异数,他们总让我想起厕所和殖民地还有垃圾堆。我是说,如今我们可以炫耀的城市文明要不是西方略次一等的模仿品,要不是前一两个世纪殖民时期留下来的西方建筑,剩下的就是脏乱差还有用厕所瓷砖贴起来的墙面......我们的“昨天”,除了完全从日常真空出来的各个景区,一点也想象不出了......唉,看着京都街头充斥整个城市的“古典”,真是有些纠结的妒忌......我并不是说古典的东西就一定是“真理”,但在被西方的主流文明彻底征服了之后,那些西方哲学、现代科学、物质主义、时尚生活......好歹留些自我安慰的念想也好啊。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今天在看王小波的《理想国与哲人王》,大多数的杂文是对着我们传统伦理哲学的要害猛扎刀子那种,看得人有些灰头土脸,佛法是难修的,说一千遍本没有这个“我”,“我”还是浅薄而执拗的要证明非但有这个“我”,而且”我“是比“非我”好很多的,一旦遇到挫折,就很懊恼起来。东方文明的认同感、中国人的立场和利益,这些都是这个“我”放出的烟雾,还是一个人本不该全部抛弃的尊严呢?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以上都是街头路过的寺庙,到了华灯初上的时分,也还会有许多下班路过的人进来祈福祝拜。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居民区里住家旁边常会有这种小神龛,我猜这在过去大概也是划分区域的一个标志,一方神佛保一方平安,拐过一个街区,就又见到另一个。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这一个就和一家民居长在一起。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这是某个居民区供奉的地藏尊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这样的属于各个区域的小神龛多不胜数,遍及京都各处。 而且也不特别挑剔,就是和周围的环境还有局促的空间相濡以沫的。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居民区旁边绿地里供奉的佛龛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和式的住宅大多是两层木质小楼,一层和二层间的屋檐上,大多立着个石雕的小神像,我观察了很久,几乎每幢房子都停下看看,总觉得像个唐朝的将军装束,又猜不出是谁,还好后来回到东京,在一本杂志上翻到这原来却是:钟馗。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另一种家宅门楣上的避邪之物: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看不清楚上面的字,大体是什么什么将来之子孙也,应该是为家人子孙祈福的。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这是一家商务小楼某个办公室门口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某个商用建筑门厅里的电梯间装饰,很多个脸谱,还挂着避邪的扫帚。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街上路过的神社: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某个神社里的小屋子,路过,没有人,只剩下两盆插画轻悄悄的独自端庄。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这是哪里?我一点不记得了,匾上的字看不清,好像很有意思的。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京都的寺庙

周末一个人逛,本来是跟踪一大群穿着和服的队伍的,跟进这附近,就跟丢了。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寺内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今日庵

满街的神佛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水法寺

关于京都街头的佛寺神社,图片贴完了。数码相机真是毒害人啊,两个星期的行程,我是怎么也贴不完这些图片。我决定,下一次出行回来再写游记的时候,我要抛开图片,单行旅行的点滴记忆,然后再来看看这些照片,省得被拍到的照片把记忆分割的支离破碎的。

 

口水附录: 

王小波在比较东西方的弊病--譬如西方文化的物质主义和东方的伦理道德都走向极端之后--说:东方社会有东方社会的起哄法,西方有西方的起哄法,而且两边比较起来,还是东方社会里的人更爱起哄。我不太知道我们是不是更爱起哄,我觉得这好像是人类集体都特别热爱的活动。

 

他还说:只要能能举出一种可以狂信而无丧失理智危险的信仰,无须再说它有其它的好处,我马上就皈依它......这个我不能不同意,一旦你认为某个说明是真理,然后绝对的相信,一切就开始变得相当起哄。私下里会认为这好像也正是佛教比基督教"狡猾"的地方,一个告诉你我只是介绍一种寻求真理的方法和途径,至于你能不能找到,还有找到什么程度上的真理,那就看你的根器(水平)和造化(运气)了;而另一个则特坚定的站出来告诉你他说的全都是终极真理,而且还是唯一的,一下子就露了底,不用达到罗素啊小波啊那类的脑子,我的脑子都知道这绝不靠谱。

 

不过这世界上有那么多信上帝的人,于是我就有点晕乎的想:你看,我虽不是一流的脑子,但在人群里,也不属于下流的。然后,我一拍脑袋,觉得事情又不对了,上帝是容易放下的,这个“我”却还是被供在高处......头晕,知识、哲学、信仰......这全是陷阱,你不知道是无知,你知道一点是狂妄,你知道的越多就越混乱,你觉得自己什么都知道那就是彻底疯狂或者蓄意邪恶......这世上有谁真的明白吗?佛祖说跟着他,他能让你明白,耶稣或者穆罕默德说你不用知道,只管信全知全能的上帝或者安拉就成......我常说的那句名言是什么来着?我常说:真理就在无限的远处,而我们就在有限的生命里无限的向真理靠拢,但终不能到达---这就是生命的目的和真意了。

 

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大概今天闷的慌,所以我就嘀嘀咕咕说些没意义的废话,其实我没有我说的那么严肃认真的总思考信仰问题,我最近其实总琢磨,怎么好久没看见水灵灵的美少年了,这年头,美人都去了哪儿?要么黏腻猥琐,要么肥胖混沌、要么傲慢透顶、要么无趣以极,要么娘娘腔,要么脏兮兮......怎么就瞧不着一个天然清新的美人呢???(你问我女人,女人都是脂粉织物包裹出来的,也好不到哪儿去,不过这关我屁事。)

 

我一直知道猪是吃泔水的,偶尔也拱些污物,我还知道过去很多猪圈就在茅坑下面,不过我一直没很严肃的意识到人真的让猪吃屎,我觉得这件事太过分,而且我不明白猪怎么就真的吃了呢,而且人还接茬吃吃了人屎的猪?

 

世界真奇妙,不看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