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日志

 
 

微博汇一二年七月  

2012-11-20 18:15:24|  分类: 微博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日晚餐,素炒饭

 

庭园中有棵桂树,清风明月,坐在树下吃果子......夏日湿热的午后,作一神游。

 

好多小清新说不要把体育跟国家连上,无力叹.体育是什么,除了游戏性娱乐性之外,体育开始于部落集体捕猎的模拟和训练,国家发生战争的模拟和训练.国家战乱国力衰弱,就必定无力于体坛,金牌榜历来是强国的演武场,也展示一国的技术,管理...事情本来如此.一个人口大国,如无力夺冠,被世人蔑视,亲们又当如何自处?

 

在澄江镇上棺材铺子旁的陶器铺子里寻的土酒罐子,地方上都用这样罐子盛酒,花了五十文钱。器型近乎性感!那些做古董的师傅比不及民间的匠人了,器型饱满!器型饱满!只这罐子值我巴巴一路抱着南下北上。

乡人意殷勤, 遍次寻美酒。 美酒巷太深, 陶壶披金釉。 -﹣「记壬辰仲夏抚仙湖畔寻土酒寻陶罐酒不得得一罐」 当日买罐后诌的歪诗,贴于此。下定决心,今后再不乱凑,要再凑,就必定按平仄走。

看书,刻着胡旋舞男子的墓门,文林街,小粒咖啡......

据说蔡锷故居,据说春城唯一一栋三层的走马串角楼,香甜甜的鸡棕被厨师做的又咸又甜,暴殄山珍啊!

坊下,坐着个残疾人,围着几个圈圈的看客,那些夭折的、堕落的、残病的、混死的......混沌的街头,那些朦胧的关于旧时代的印象,重叠,觉得很多哀其怒其的,也许很多也还未变,地方上。某说这便是之所以那些动力、那些愤怒、那些嫌恶、那些无奈.....正为着生于斯长于斯,然于此,悲悯之心亦生,盼生气勃发。

微博汇一二年七月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家人指我们要试试"胡九",故中午这里打牙祭。

山边的云缠绵

微博汇一二年七月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去给某的四个祖父母上坟磕头,然后又下山来到已经废弃的自小的外婆家老宅瞧瞧,如此破败的老宅也依旧有些细节好瞧。

微博汇一二年七月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八点多起,赶着到集贸市场吃豆浆糯米饭、稀豆粉、豆面汤圆......

微博汇一二年七月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如果看过足够多的古物,那基本可以看看自己的第一感觉。不过什么东西到你手里什么不到,也并不按你的眼力走,自有前后。一切都足以成为一个乐事,话说也并不是有其它选项,一件真品或是一件赝品都承载着信息和人间百态,有的可以揣摩匠人的心意,有的可以体会文人的意境,有的可以看到商人的窍门......

微博汇一二年七月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经抚仙湖畔,据说政府保护抓的紧,水可直接喝,一年打鱼只准七天,前些日子刚打了条一米七的大鱼。鲲子尤自在,抚仙不化鹏。

微博汇一二年七月 - 老虎闻玫瑰 - 老虎闻玫瑰的博客

仙人长流连,尤问深几许。 鲲子忒自在,不肯化鹏去。 -「记壬辰仲夏过抚仙湖」 抚仙湖深百五十米,因仙人流连不去而得名,近两米的巨鱼莫不是鲲的子孙,此地得自在,何故化鹏飞。 (郭老师说不叫压仄声韵,无奈我这二两语言功能能凑上二十个字已不易,又难免发个诗性,平仄暂顾不得呢)

灯光映九重, 夜宿澄江边。 抗浪寻无处, 铜锅烹小鲜。 ﹣「记壬辰仲夏夜至澄江腹饿寻鲜味」(三角梅亦九重葛;抗浪鱼已稀少,须头天预定,否则无处可寻;铜锅鱼乃特色)。

老汉说:"我这根板扎了嘛!"我说:"霸道、太霸道咯。"......地方上的馆子里,都排满一根根设备,新式钢筋的到木的竹的,食客自带烟丝火机,自取烟筒.......

青头、牛肝,鸡棕......素食者的天堂啊!

朋友说顺路办个事儿,停到一座楼前,我以为至少是个乡政府,结果是对发家致富的镇上的地方小夫妻。

休息下来,喝口热茶,电视里放到锵锵三人行,在说伦敦奥运,我实在忍不住想说:"土鳖!"言论自由不是并不明晰的思路却自以为知道的不负责任的胡说八道......我们太久的没有发言的舞台,现在忽然有了,就照死了玩儿,玩儿憋了算。不负责任的言论自由并不自由。

铜锅烹鱼鲜

到处觅食,不曾想近十点还能找到口热的,把老板厨师重新叫出来,进厨房自己挑食材,洋丝瓜、豆腐菜、炸蚂蚱......到水塘自己看鱼

长水,今年水真多,但无论热辣辣的日头还是哗啦啦的大雨,每每到这拓东之地,就觉喜悦喜悦!

 

<银元时代生活史>,近几次访海上都带这本闲散的私人"轧三湖"翻(叨叨,你寄的布书皮,很合用,来回多次路上折腾,书还是很新,谢谢!),对书中涉及名人的情节多有质疑,但叙说民国时代的海上和许多地方,用金庸写武侠的手笔写个人生活,读着也有趣(图:当日地方生活的诸多艰难不易,民国极近的历史,如何解说已成哲学)

下段又写到在汉口几位名医聚会,东道是大藏书家的公子,亦为名医,宴席是四炒四荤一汤,最后上四大盆浇了汤汁的木头雕的鸡鸭鱼肉,那时代惯例,请客都很俭朴,为了虚张声势,木头菜充场面,客人也配合称吃不下了而不动筷。肉食的供应本是很难极大丰盛。为了健康的肉食,不仅要加大监管,恐也需不浪费有节制。

 

辛苦啊,纵贯线的为了瞧所有的老人。倒不是我要跟国家政策过不去,我是则真是好公民。只是说但凡条件好的,二胎税不算个事儿,女方又愿意生的,能多生个就多生个,父母老了,会需要许多关爱,有所分担会协调很多,无论是众多的爱和关注集于一身,还是所有的压力和责任集于一生,都是有可能妨害人之性情的

今日海上一聚,众人兴致正高时忽做鸟兽散,凭添意趣,谢向辉师弟和你新疆老乡做的拉条子及如此聚会机会,谢师弟的字帖,还有纯手工南疆木碗木勺,谢小师妹赠茶,谢塞博师弟赠的书,红茶,还有赐的字,心经配钵盂一样的木碗,真是美善.小师妹烹茶,一同品二师弟带的金山角雨田茶,乐事.一群各异的人,每次都忒融洽欢喜

 

滩头上的"外邦菜"带老头一家家试过了,今天试到最顶头一家,极之无滋味,老头说是里面最糟糕的,以后再也不会来云云,他说这话的时候,主厨正游移到他身后,想开口问味道如何,虽然听不懂这老先生说个啥,但估计总能嗅出一两分,于是很迟疑了一阵,然后决定忽视一桌主菜,单问了句:How's the wine?

 

对于学业,我心里亚力山大,颇有些畏难,觉得前路山高水长,但受到诸多鼓励提点,就觉得努力吧,一步一步往前,一切都是艰难的攻关,不奋发不成就。壬辰仲夏自勉!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